秋日逐渐寒凉,原本应是收获的时节,可青州田间却只有满目干涸龟裂的土地,连枯死田间的苗都不见了,早被人拔去充饥

    村头传来女人的哭喊和随风而来的肉香。村里唯一一只枯瘦的狗早已循着味儿去了

    陈老三坐在屋里抽着最后一口烟

    “没有了”他女人放下手里的盆,最后一点树皮昨儿也已经进了肚,之前可哪有这种苦日子

    陈老三沉默了一会儿“等会我带卿丫头去城里”

    “也只能这么办了”女人点点头“也不知道是什么价”

    “我打听了,老吴家那个几天前菜市卖的,三十钱,换了不少粮”

    “能吃半年?”女人看向陈老三

    “现在城里粮铺一天一个价,先挨过这些日子,我同老吴合计着来年开春去徐州”

    “行,都听你的”女人叹了口气“早知道年前就该把卿丫头卖进花街,那龟公可是开了十两银子,你非要留着说日后卖个好价”

    “行了,说这个”陈老三吐出最后一口气,站起身

    “早些回来”女人叮嘱他

    他们口中的卿丫头,是两年前捡来的孩子

    陈老三带着她来到菜市

    路上像以往一样给她买了糖

    小丫头咬着糖,跟在陈老三身边,全然没注意到周围的人打量她的目光

    “三十钱不算贵了,都是这个价”陈老三拉住询价人的袖子,被那人给甩开

    又等了一会儿

    有人在他们跟前停下“这个模样...当菜人可惜了”

    陈老三抬头看去,是个衣着整洁的人,身边还跟着个小厮,陈老三连忙向那人攀谈“老爷,您看,五十钱,领回去干什么都行”

    边上小厮凑近了那人耳旁小声道“王管事,您不若把她卖了,送给...”

    “行,我买了”王管事从荷包里取出碎银,陈老三忙笑着接了过去

    他把小丫头往王管事那儿推

    卿卿不明所以地看向王管事,等她转头时陈老三已没了踪影

    她就这么被王管事带回了李府